倒不如说是写在证件上的字

2018-09-09 15:48

“证件拜物教”是笔者杜撰的一个名词,可即使笔者不杜撰出这个名词,“证件崇拜”的现象在当今社会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证件拜物教”的文化场里,人本身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身上贴的各种标签——不管这种标签是否名符其实、是真是假、是自己贴上去的或别人贴上去的。一切假的东西在被证明为假以前都是真的,这一实证主义的伟大真理是各种假证件以及假证交易得以存在于世的理论基础。

就发证机关与那些认可证件的机关而言,证件能节省社会管理、社会区分与社会识别的成本;而对于拥有证件的个人来说,证件除了能带给他们种种便利外,更重要的却是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使与自我疏离的人得以在自我之外构建一个虚幻的自我,获得某种心理的安慰,从这种角度来看,它与道士或巫师所画的符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在中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证件是衣服的延伸。证件是无形的权力或有形的权力机构对人冷酷的定位,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衣服的作用也是如此——不同地位与阶层的人,是以衣服的不同颜色与不同式样来区分的——从皇帝的龙袍到不同级别官员的官服,再到不同职业的老百姓的日常服装,构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的序列。是故,衣服是权力的象征与外化,或者说是形象化的权力。可到了当代,衣服所起的社会区分功能已经弱化,因为下层阶级的人穿上层阶级的人的服装不再被看成对等级秩序的冒犯或颠覆,或者虽被看成对等级秩序的冒犯或颠覆,当事人却并不会因此而受到社会严厉的惩罚。从而,衣服的社会区分功能的一部分已让位给了证件——拥有不同规格的证件的人,具有不同的“含金量”与社会地位,将会受到社会不同规格的对待。正是证件的这种社会功能,催生了假证市场的产生。

“证件拜物教”是中国最伟大的宗教,即“名教”的嫡系子孙——按胡适的解释,“名教”便是崇拜写的文字的宗教:便是信仰写的字有神力、有魔力的宗教。“证件拜物教”与“名教”都是对于“标签”的崇拜,“标签”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但不管它的具体形态是什么,都是外在于事物本身的,甚至与事物本身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怪物。“证件拜物教”虽然表面上看来崇拜的是证件,倒不如说是写在证件上的字。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假证的存在虽然表面冲击了建构在证件基础上社会秩序,却强化了真假二元结构本身,从而在更深和更隐秘的层次上强化了建构在证件基础上等级秩序,同样的道理,对于假证交易的监管与严厉打击也是在加强这种等级秩序。因此,监管与打击不是治理假证交易的最根本的办法,只有消解真假证件之间的差别,将人们的目光从事物的“标签”转移到事物本身,从而消解“证件拜物教”,方能从源头上清除假证市场。